加入書架 | 下載全本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 手機閱讀 | 手機客戶端

篮球中国 -> 耽美 -> 無下限的虛擬世界(NP)

绡悆涓栫晫鏉腑鍥介槦 :無下限的虛擬世界(NP) 分節閱讀_59

作者:黃粱   上傳:曬過的棉被   下載:無下限的虛擬世界(NP)   更新時間:2015-05-23 09:52:39   文章狀態:已完結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章


場中兩人越來越不成形,林禮的腰帶都被扯松了,領口大開,掛在肩膀上,精巧的鎖骨展露無遺,胸前的紅纓若隱若現,最是引人遐想的是印在那白皙皮膚上的紅紫痕跡,在場都是情場好手,很容易還原出昨夜慘烈激情的性事,再配上牢房那種環境,不能更帶感了。

林禮整個人都軟到在賈青的懷里,全靠那一雙手臂箍著,不然都要滑下去了。賈青的大手也不老實,從腰際游移到臀部,隔著輕薄的衣料揉捏著,林禮那圓潤翹臀的形狀展露無遺。再不停下不知道兩人還要做出些什么,瑜鴉帶著真元的咳嗽聲敲醒了兩人:“咳咳!夠了,還嫌不夠丟人現眼?小子,勉強算你過關,你還沒說說打算怎么辦?如果你愿意留在浮屠宗,留在雙兒身邊,本座尚可以看在十多年師徒情分上替你求個戴罪立功的機會,不然自己乖乖的受罰,莫叫本座做個棒打鴛鴦的惡人?!?br />
兩人幾乎同時回復了神智,林禮羞怯地低著頭,賈青還是硬著脖子,連張了幾次嘴,但都沒說出聲兒。照理說他應該斬釘截鐵地告訴這些魔道妖人自己對師門的忠誠至死不渝,但懷里的小孩剛才還那樣濃情蜜意,自己如何忍心給他這樣大的打擊。唉,早知道就逃了,還有時間從長計議,看著這些人對雙兒的維護想必私放重犯的罪責也落不到他頭上。賈青默默地吐槽,但這世上可沒后后悔藥吃,虛擬世界也不可能回檔。

“對對!戴罪立功,師傅,宗主大人,就給師兄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吧!我們一定會把那些侵略者打跑的!”林禮被瑜鴉打開了一條新思路,還可以用這種方法來解決問題嘛。如果這場大戰不用打了,自己和師兄是不是也都不用受罰了,至少可以酌情減刑嘛。林禮拿不準賈青那木魚腦殼想不想得通,師長們都看著,他也不好明目張膽地給賈青使眼色,只好小手在他皆是地腰上重重擰了一把。而賈青這會兒恰好正想著從長計議,這么多年來,浮屠宗除了行事放蕩一些,也沒有做太多惡事,不然自己見到師尊師姑他們給浮屠宗說說情,化干戈為玉帛那是最好的了。拿定主意,他放開林禮,對瑜凰拱了拱手道:“那就,戴罪立功吧!”

這是什么破語氣,就好像他們求著他似得,瑜凰危險地瞇著眼睛。賈青腦子里沒那么多彎彎繞繞,不明白為什么自己妥協了反而讓這宗主更不高興,果然還是不太能理解這些魔道中人腦子里在想些什么。瑜鴉自然不會錯過突破口,搶在瑜凰之前說到:“如此甚好,便讓雙兒和你一起去吧,你的罪過暫且記下,何時退敵再來清算?!彼蛋沼腫肀砬楣Ь吹囟澡せ慫檔潰骸笆糲掄饌蕉惶崴禱?,還請宗主勿要見怪?!?br />
作者想說的話

所以,這是個舍身取義(qing),魚和熊掌的故事= =...我覺得這一章寫得我囧得不得了OTZ...趕緊順過去=。=

第七十三章、狹路相逢

回到岐南峰,大家都有種劫后余生的錯覺,特別是林禮,剛剛發生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場噩夢。瑜鴉去后山對敵了,聽說飛霞觀的主力出現了,四長老身在山門,后山只有零散的妖獸和低級弟子。柳鈺刀因為客居身份不便出面,孟九卻不計較那么多,他本來就是外來者,這種搶積分的事情他不會主動去尋找,但送上門來的他也不介意笑納。所以,林禮賈青和孟九三人在岐南峰稍作休息就準備趕赴戰場。

雖說各大宗門的主力都集中在山門和后山,但偌大的浮屠宗山脈眾多,這里才是低級修士們真正的戰場。無論是正道還是魔道,外來者還是原住民,少則三五成群,多則數十人同行,遭遇戰,陣地戰,處處可見。這些散人修士沒有一個明確的領導者,自然也就不會有什么統一的進攻計劃。與之相反,浮屠宗修士人數雖然不占優勢,但有二長老親自設計的布防圖,調配高低級修士,對侵入者進行清掃,配合著護山大陣的加持和對地理的熟悉,雙方對陣高下立現。原住民的正道修士驚嘆于浮屠宗的底蘊,外來者努力在夾縫中偷積分,戰火熊熊,打得十分激烈。至于浮屠宗這邊覺得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點,為捍衛家園而戰,士氣高昂,戰績驚人。浮屠宗面積遼闊,小范圍的勝利和敗退并不能影響整個戰局,高層們心中都很清楚,只有長老,宗主這個級別的戰斗分出勝負,正常戰爭才會結束。

賈青帶著兩人往自己居住的小南峰飛去,直到現在他心里都還有些不真實。本以為必死無疑,就算僥幸活命也會付出及其慘重的代價,那浮屠宗宗主和幾位長老看著都不是好相與的人物。不是沒想過他們會有什么更大的陰謀,但至少目前為止沒有比這樣再好的結局了不是么。一番變故使得一向道心穩固的劍修師兄也有些得過且過,賈青按下云頭降落在三間草屋面前。

“喲,賈兄就住這么個破地方,浮屠宗對待徒弟也太苛刻了些,看看長老們住得那個奢華,嘖嘖!”孟九扛著巨劍,夸張地搖了搖頭繼續道:“莫不是雙兒平時就和賈兄在這里……呵呵,這茅草棚子還擋得住風么?”

“從新介紹一下,在下秦渺,劍閣青木峰首徒,師門每一代按實力排序,所以在外行走時我的化名是秦甲。隱瞞這么久,之前確實不知如何說起,現在倒也沒什么顧慮了?!奔智?,或者說是秦渺很正式地抱拳對二人說道:“孟兄和雙兒的厚誼秦某銘記于心,來日若有機會定當粉身碎骨以報……”

“你想怎樣?還是要回你的師門去么?”林禮實在忍不住,打斷他的話追問道。林禮一面想著秦渺對自己那高達95的好感度,奢望著他能拋棄顧慮陪伴在自己左右,但同時他也很清楚,就二師兄這一根腸子通到底的性子一定不會這么輕易舍棄多年來的信仰。秦渺表情糾結,嘆了口氣,正待說些什么寬慰林禮,突然一陣吵雜從不遠處的山下傳來。

“師兄,此處人煙稀少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樣子,不然我們換個方向搜索吧?”介乎于男人和男孩之間的聲音,透著疲憊?!安歡捅鷴宜?,跟著衡陽師兄走,準沒錯!”“就是就是!”領頭的那人還沒說話,他身后的兩個穿著同樣服飾的男子就搶先呵斥,話語間帶著不屑和自傲,另一邊幾個人臉上憤憤不平但也不敢多言。

很顯然,這一支由兩批人馬組成的隊伍,一邊身著灰藍道袍,另一邊則是絳紫勾黑邊俠士服,唯獨領頭那人的衣襟上繡有云紋,應該是高一級別的弟子。那人雖然沒有改道的提議有所表示,但不難看出他對自己宗門師弟的維護很是滿意。正道各派之間也不如看上去那般同氣連枝,與正魔之間相安無事百十年不同,正道各門之間始終保持著每五年一小比,五十年一大比的習慣,火藥味是越戰越濃,雖然沒到不死不休地步,但一些心術不正之人為求勝利不擇手段,多年下來也積怨頗深。這兩隊人所屬的飛霞觀與丹心谷就是有著多年宿怨的兩個宗門,淵源甚至可以追溯到百年以前。低級弟子雖不清楚如何積怨也不妨礙他們相互敵視,不太會掩飾自己情緒的幾個甚至連表面上的和平也維持不了。

“我說哥哥,要不咱們找個機會偷溜吧。跟著這群坑貨別說撈積分,真碰到什么危險人物恐怕連協同對敵都做不到?!弊釹忍嵋櫚哪僑嗣嫖薇砬櫚氐妥磐?,卻暗自用聊天窗口傳音。走在他旁邊那個高個男人斜眼過來卻只看到弟弟黑黑的后腦勺。兩人正是洛家二兄弟,自那日從秘境二層被彈出來后本來想等等其他人,卻被師門一紙詔令給叫了回去,接下來就跟著大部隊攻入浮屠宗。弟弟洛舟還記著自己的小伙伴林禮好像就是這浮屠宗的人,忐忑怕狹路相逢要刀劍相向。走了這幾日,天天都在深山老林里轉悠,別說熟人,就連個普通魔教弟子都沒見到,不知道那領路的隔壁門派弟子到底在想些什么,這時候他還不知道什么叫怕什么來什么。

林禮三人站在峰頂,對半山腰若隱若現的一群人看得不是很真切,但也能分辨出那群人正在向崎南峰方向行進。林禮的師門比較奇葩,直到現在,除了臥底二師兄和師傅意外根本就沒看到過其他弟子,秦渺也說自己除了林禮外沒見過其他師兄弟,但聽師傅的口氣自己的弟子應該不止他們兩個。如今師傅不在崎南峰,峰上只有個做客的柳鈺刀,自然不能這樣輕易地放這群侵略者過去。秦渺嘆了口氣,好在山下沒有劍閣弟子,對同道揮劍已讓他萬分為難,若再換成同門,恐怕他真不知如何是好了。

孟九和林禮在各自宗門雖然身份不低,但就修為而言畢竟是外來者,修行日短。山下諸人中除領頭弟子與他兩人功力不相伯仲外,其余幾人也都至少是煉氣化神初期的修為。如果不算上秦渺,單孟九和林禮兩人還真沒有多少勝算。

“師兄若不愿出手就莫要現身了,我與九哥下去迎戰便是。放心吧,如今有陣法加成,再加上師傅和阿鈺都給過我一些寶貝,只是趕走那些人應該不成問題?!繃擲穸鄖孛煨α誦?,接觸得久了他對二師兄的感情有更清楚的認識。林禮從前比秦渺更悶,不愛說話,將心比心,他對秦渺顯得更有耐心,倒是讓秦渺越發的過意不去?!八槐厝绱宋抑莧?,我會隱匿在一旁,為你們掠陣?!?br />
正道兩派弟子行至一處絕谷入口時,發現兩人擋住了他們的去路。絕谷兩壁高數百丈,天空僅余一線,兩人一前一后大有將眾人圍剿之勢。孟九扛著巨劍,衣著豪放,頗有些狂俠的意味,且巨劍古樸厚重,整個人顯得神秘而強大。林禮就要單薄許多,長身玉立,黑發松散地在腦后挽起一半,另一半披在肩上,雖然手中也握著一柄窄劍,但華麗的劍身撐著他的行頭不想個武人倒像個富家公子。這二人氣質殊異,卻都讓人忍不住暗暗叫好,可惜場合不對,正道弟子晃了一下神就很快地做出對戰姿態。

“二位為何擋住吾等去路,莫不是這浮屠宗的妖人?”因為這兩人太過顯眼又都沒穿浮屠宗固定的服飾,那領頭的丹心谷弟子還是禮貌地問了一句。殊不知他的隊伍里有兩個人已經在暗暗叫苦,不僅洛舟郁悶碰到了林禮,就連洛冀也差異自己的發小怎么也突然站到對面用劍對著眾人,看起來還與那帶壞弟弟的妖人是一伙的。誠然他一開始就不太喜歡林禮,這種討厭來得莫名,真就像是兩個人天生不對盤。而經過短暫的幾次相處非但沒能改變他對林禮的印象,看到他與不同的男人曖昧不清更是對他產生了強烈的厭惡。他不明白的是,就這樣的一個人,為什么偏偏能得到弟弟和發小兩個人的好感。

“呵呵,爾等自詡正人君子,卻不知道不請自來是為賊的道理,還擺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真叫人惡心?!蹦橇焱返蘢擁牧匙烊昧擲窈蓯欠錘?,忍不住刺了一句。對面那人臉上一陣青白,微有些扭曲,噌的一下長劍出鞘指著林禮說道:“魔道妖人好厲的嘴,不知道你的劍是不是一樣厲,否則吾定叫你追悔莫及!”說罷飛身上前與林禮戰成一團,他身后幾名同門弟子原本也想上前助陣,怎奈地勢所限,施展不開。另一頭飛霞觀的兩名弟子也搶上前去與孟九交戰起來。洛家兄弟暗暗慶幸,憑著地勢躲懶,不用與熟人交手。

作者想說的話

腫么辦,真不擅長寫這種對戰=-=...感覺又要卡文的樣子OTZ好惱火

第七十四章、兄弟之情(一)

除了洛家兄弟以外正道眾人里還有兩個外來者,僧多粥少,看著兩邊交戰的都是原住民師兄干著急,隨時都準備著補最后一刀搶積分。在陣法的加成下,林禮覺得血氣翻騰,似有使不完的勁兒,身體也輕盈無比,對方的攻勢像慢動作一樣,連他的衣角都碰不到。一個回合下來,摸清了對方實力林禮開始一邊揮劍一邊用起神通模擬出藤蔓纏繞對手。那真氣凝成的藤蔓防不勝防,丹心谷弟子一時間落于下風,險象環生。

“還在等什么?給我一起上!”那人聲音都有些變調了,呵斥著后方觀戰的師弟們。走這一路他本來想去地圖上看到的秘境碰碰運氣,沒想到這秘境還不見蹤影就提到兩塊鐵板。與魔道妖人對敵不用講究什么公平對決,群起而攻之不擇手段,只要能夠獲勝就行。一名弟子聰明地繞道林禮另一側與其他兩人一起前后加急,林禮的壓力陡然增加。對方的耍賴行徑激怒了林禮,原本只想叫他們知難而退,但包括外來者在內的三人招招致命,沒有絲毫留情,他也收攝心神專心應對起來。

“喲,二位道友看戲呢?怎么這么久也不見你們出手,嗯?”打斗之余,丹心谷一名弟子無意中看到躲在隊伍中間抱劍觀望的洛家兄弟,心中不平,陰陽怪氣地說道:“還是說你們也被
本章結束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廣告合作|會員注冊|意見反饋|篮球中国
書包網所收錄免費小說、書友評論、用戶上傳文字、圖片等其他一切內容及書包網所做之廣告均屬用戶個人行為,與書包網無關
書包網所收錄免費小說如有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在本站留言,書包網會在24小時之內刪除您的作品。謝謝!
Copyright ©2009-2016 篮球中国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 閩ICP備16033070號